醫師,我需要治療多久?

 

一天的上午,我正在診所看診,那個上午似乎有好幾位病人問相同的問題:「我需要治療多久?」「為什麼?」

我反覆的對著不同的病人說:『這不一定。』

為什麼這麼說?

對醫師來說這無疑是合情合理的。

我們應該要知道。醫師也非常的想要盡快的把病人治好。

但有一些部分是病人及家屬都需要去配合的,並無法掌控在醫師的手中,假如病人或者家屬私底下都在做一些違反醫師【治療原則】的事物,那麼醫生即使再怎麼努力,治療的效果最多也只有“事倍功半”而已。

譬如: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或者是對於療效的預期太高估了;甚至看診時一直干擾醫師,讓醫師難以做到全面思考;甚至拿著藥單到處問意見,不能信任醫師……等,這些都可能造成不利的後果。


幾個禮拜以前就有一個小病人是來看【流感高燒不退】的。

兩週後家長問我:「高燒為何退了又燒、燒了又退?」

經過一番詢問以後才瞭解,家長因為看了雜誌說【蒜頭可以殺滅病毒】,所以每一餐都給小病人吃了些許的蒜頭。

大蒜雖然含有大蒜辣素、蒜制菌素、大蒜新素、大蒜甙,是有某些功用没錯,但因為其屬性【辛、溫】,一個患【溫熱流感】的病人,不明究理地每餐都給他【辛溫】之品,這無疑是【抱薪救火】,服藥之後,高燒當然難以完全退除,甚至還可能引起其他嚴重的後果。

囑咐病患的家長,停掉大蒜之後,隔天燒就完全退了,體溫不再反反覆覆了。

由此例可以看出一知半解的小聰明,有時候反而會害了自己或家人、朋友。


另外一個是半年前來看【再生不良性貧血】的。

「我的病情為何好到一個程度就停滯不前,而且還會反反覆覆,甚至有時候芽細胞還會冒出來?」病人這樣問。

我說:『醫師其實心裡都有個底,知道病人該怎麼做才對他最有利。因此,我還是再次的建議您,心情要盡量的放寬,像您每天都這樣緊張兮兮、愁容滿面的,對於病情的療效是很不利的。』

『再者,您不聽規勸,深怕影響家庭經濟,或者自愧自己都老大不小了,還得靠家長資助來生活,礙於面子硬要去找份工作來做,雖然表面看來工作性質並不吃重,但如果每天都面臨同樣的工作性質,其中的壓力自然就會慢慢的形成,於是您也看到了,當時不但血液項目突然大弧度的滑落,而且還出現癌細胞指數出來,這是很得不償失的。』

當病人辭掉工作後,再繼續治療,血液項目就又逐漸回穩了,癌細胞指數也消弭了。

由此例可以看出,勞累、憂傷或者沒耐性……都有可能對病情產生反效果的。


還有一個高齡的老婦人,患了大腸癌而且已經擴散到肝臟造成嚴重腹水。

她問我說:「醫師,我的腹水到底何時才會消退呢?藥還要吃多久?」

一個大醫院的醫師都認為難以切除,術後也是徒勞無功,而且風險很大的轉移癌患者,也許再進一步檢查會發現體內腫瘤叢生,這種廣泛性的癌症,就算西醫切片後也會發現無法治療了,這樣的結果才來找中醫,我能給他什麼樣的肯定答案嗎?

『盡量以能維持您的生活品質為目標好嗎?這種癌症通常很難治療,不但療程漫長,而且可能稍有不慎即會令病情急轉直下陷於險境』我如是的說。

由此例可以看得出,患者對於療效的預期假如太過高估的話,因為醫病之間的認知落差太大,就很容易產生衝突與怨懟。

醫療上的最大難題就是不確定性很高,因為關乎療效的決定權並不是完全掌握在醫師的手上,因此病人往往因為這種不確定而備受煎熬,醫師也因為不敢保證而左右為難。

患者當然會要求醫生要完全的掌握他的病情,然而,當你站在醫師的這個角度的時候,你會發現,治療疾病最大的挑戰就是一連串未知的不確定性,這需要醫病之間高度的理解與諒解才能順利合作愉快。


再譬如:陪診者不停的問、或者又屢勸不聽,假如每一診都要來那麼的一下,那麼醫師的精神早就被您消耗光了,當思路不清晰的時候,如何專注幫病人辨證用藥呢?

約1年前一個患有很危急的癌症病人來看診,之前大醫院的手段都已經嘗試過了,頭髮也掉光了,戴著一頂假髮來看診。

病人本身是很 Nice沒錯,態度既合作又信任,但礙於家長太過關心,不斷地要求醫師做一些額外的服務,而且幾乎每一診都要問一些繁瑣的問題,都要對他們做衛生教育,每一診都要告訴他們不要買一些不明究理的健康食品,但還是屢勸不聽,因為家長實在太關心孩子了、太捨不得孩子了。

於是家長仍然拼命的買、同時也拼命地問,甚至瞞著患者另外找時間來問。

醫師也疲於奔命的規勸、同時也拼命地回答,一再的做衞生教育。

我們也可以同理心的知道家長也是迫於關心與無奈和不安。但一再的去擾亂醫師的思路使其處於紊亂不清晰的話是不智的,雖然是無心的,但這實在極有可能因而產生反效果。

而且,這些看似無傷大雅的健康食品,對於危急重病的病人其實傷害是非常大的。

但也因為一而再地回絕家長的好意,也著實令家長不太認同也不太高興。

治療的結果當然容易令人扼腕嘆息,家長也因此很容易對醫生產生怨懟。


大部分的病人都會認為看診的時候要問的非常的詳細才對他有所保障。

但在漫長的問診過程中,醫師的時間壓力是非常大的,因為他面對的並不是只有您一個人。

您當然自己覺得很重要,但站在醫師的角度他關心的是能照顧到每一個來看診的患者。

這時醫病之間的主客觀認知是南轅北轍的,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會合作愉快呢?

面對這個問題,要如何解決?

這就要看醫師和病人的智慧了。

 

由這邊可以看得出,中醫並不像西醫開藥的方式那樣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單純用藥。

中醫真的要做到“精確的辨證”的話,是很耗傷心神的,是需要很清晰的思路的(當然有一些醫生喜歡套套路數,然後用大量的時間去跟病人培養關係,那又另當別論了)。

假如醫師正很有誠意的在替您或者您的親人做思考,而您或者您的家人卻一直在旁邊「嘟噥」的干擾著醫師,這樣做對病症的恢復反而有負面作用啊!

 佛  乘  宗
中醫藥與養生

專欄主筆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專欄主筆簡介

佛乘宗宗本部【中醫藥與養生】專欄,很榮幸邀請到屏東鄭凱元中醫師來擔任專欄志工主筆,鄭醫師幾十年來的中醫臨床生涯,經驗豐富,救人無數,診所牆壁上貼滿了身體已康復的朋友贈予的感謝狀。
鄭醫師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只有把自己歸零才能學習更多】,多年來,鄭醫師為了讓病患早日康復,只要是對病患有好處的學問,鄭醫師都願意歸零去學習以造福更多的朋友。並且將推廣正確的中醫藥觀念,當做一生的行願。希望讓更多朋友的生活與生命,可以過的更加快樂自在。
日後鄭醫師將會在本專欄陸續跟大家分享,他幾十年來的中醫臨床行醫心得,讓更多大德朋友對於中醫藥與養生有更正確的認識,進而開創更美好的自在人生,謝謝鄭醫師的仁心仁術和慷慨分享。